白玉偏青。胎薄体轻,盖、器身呈花瓣形,镂空盖钮,下承四足。口沿镂空雕莨苕纹一周,器身饰双耳,上配活环。此香熏仿痕式玉雕。乾隆皇帝曾对伊斯兰玉器厚爱,并将其统称为「痕都斯坦玉」,从清宫档案可知,至乾隆晚年,众多带有伊斯兰风格的玉器,成为官员进贡首选。在这样的市场需求下,中国玉工亦热衷吸收伊斯兰风格,对十八世纪晚期至十九世纪的玉器风格长生变化。进贡至清宫痕玉之例,可见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所藏三件痕玉香熏,《国色天香:伊斯兰玉器》,台北,2007年,编号60及125,126。

另见一例,着录于R.Keverne,《Jade》,伦敦,1995年,页184,图140(右);以及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藏一件十九世纪痕式青玉雕香熏,见J.C.Y.Watt,《Chinese Jades from Han to Ch'ing》,纽约,1980年,页177,编号151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