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
苏格兰私人旧藏,于1901至1906年间搜集于中国,后由家族继承
重要亚洲私人收藏

如南山之寿,以介景福。

白玉玉质,温润如脂,带皮色。采用浮雕技法,在保留大量皮色的基础上,于正面巧色浮雕仙山云台,山间瀑布溪流,祥云出岫,雕两仙童分别立于山崖及云头之上,其中一童子手捧葫芦,祥云从葫芦中涌出,云中蝙蝠飞舞,另一童子手捧提篮,仰头承接空中的蝙蝠,似有「福寿山海」及「接福祝寿」之意。两童子高低错落,俯仰顾盼,表情生动。背面依石形及皮色巧雕山石苍松,山峦起伏,左下角镌刻诗文并钤「春和」款。

山子背面所刻两句诗文「如南山之寿,以介景福」,前句取自《诗经·小雅·天保》:「如月之恒,如日之升,如南山之寿。」后句则取自《诗经·大雅·行苇》:「黄耇台背,以引以翼。寿考维祺,以介景福。」可见题诗主要用于祝寿。

「春和」是清康熙帝第十七子、雍正帝异母弟,爱新觉罗·胤礼(允礼)之堂号。允礼生于康熙三十六年(1697年)三月初二,生母为纯裕勤妃陈氏,他一生工书画、通音律、善诗词,好游历,着有《春和堂集》、《静远斋集》、《奉使纪行诗集》、《工程做法》等书,可谓一位艺术家或准文学艺术家,见《清人室名别称字号索引》,下册,802。

雍正元年四月(1723年),破格封允礼为多罗果郡王,主持理藩院事务。《世宗宪皇帝御制诗文集》卷二十八录《赐果郡王》诗:「花萼连枝夹帝京,英才挺秀信维城。冲和自保穰穰福,恭敬无劳赫赫名。」可见雍正帝对其赏识。

雍正六年二月初五(1725年),雍正帝谕旨宗人府:「果郡王为人直朴谨慎,品行卓然。朕即位以来,命王办理理藩院及三旗事务数年,王失志忠诚,毫不顾及己私,执持正理,概不瞻徇,赞襄朕躬,允称笃敬......其人为尤甚,其事为尤难,着将王晋封亲王,为朕之子弟及世世子孙之表范。」允礼晋升为亲王。雍正七年(1726年),受命主管工部。雍正八年(1727年),总理户部三库。雍正十一年(1733年)又授宗令,管理宗人府事。雍正十二年(1734年)七月,奉旨远行泰宁,护送达赖喇嘛回西藏,并顺路巡视各省驻防及绿营兵,翌年返还京师,奉命办理苗疆事务。雍正帝临终时,更是授遗诏辅政。

允礼秉性忠直,亦深受乾隆帝的赏识。乾隆即位后,授允礼总理事务大臣,并特赐亲王双俸,免其宴见叩拜。允礼向乾隆帝密疏,请求免除江南诸省民欠漕项、芦课、学租、杂税、乾隆允之并谕曰:「果亲王秉性忠直,皇考所信任。外间颇疑其严厉,今观密奏,足见其存心宽厚,特以宣示九卿。」乾隆三年(1738年)正月,允礼病重,二月薨,乾隆帝悲痛万分,亲临其丧,并令为允礼加祭一次,赐谥号。

此件山子雕工、刀法及留皮方式与乾隆晚期宫廷玉雕有所不同,整件山子依玉石原型雕刻,其白玉玉质温润剔透,与红褐玉成鲜明对比,是一件融合绘画与巧雕手法的玉器,古朴雅致。其山石雕刻方法,不见尖锐峰棱,山头呈钝角,此类表现手法在雍正时期宫廷玉雕及绘画上都可以看到。与本山子形制及山石处理手法类似的作品,见清宫旧藏一件清乾隆青玉御题诗策杖图山子,《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:玉器(下)》,上海,2008年,编号52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一套十三开胤祯行乐图册页,其中刺虎图中对山石的描绘手法与此山子类似,见《雍正:清世宗文物大展》,台北,2009年,页308,图版II-111。另见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一件乾隆御题诗山子,其树木雕刻风格与本山子类似,见《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:玉器编8清代玉器》,北京,2011年,编号120。

此玉雕山子虽形制较之晚期作品稍小,但乾隆二十四年(1759)平定新疆地区准格尔部和回部动乱后,大量上等玉料才进入宫廷,如此更显此块玉料之珍贵,以至于工匠宁愿保留大量玉皮进行巧雕而不随意废弃材料。允礼受雍正及乾隆两朝帝王赏识,固然亦有机会在宫廷玉器上题诗落款,为父皇或皇兄祝寿之用。

钤允礼堂号之器,见一件由春和主人题并镌「春和」款之白玉鼻烟壶,着录于S.Sargent编,《Franz Art: Chinese Art from the Hedda and Lutz Franz Collection, Vol 1 Jade》,卷一,香港,2010年,页164。携允礼「静远斋」堂号款之例,见香港茶具文物馆罗桂祥珍藏一件十八世纪汉方壶,着录于《茶具文物馆罗桂祥珍藏宜兴紫砂陶器》,香港,2002年,页80,编号32。有关允礼与蒙藏佛教之论述,见V.L.Uspensky,《Prince Yunli (1697-1738): Manchu Statesman and Tibetan Buddhist》,东京,1997年。